39(1 / 2)

郎熙的暗示再明显不过。7k7k001.com

韩左左立马惊跳而起,却被郎熙一把按住,重重地撞回他的胸前。

郎熙一侧身,将韩左左压在沙发上,按着她吻了上去。

韩左左陷在沙发里,挥舞着手脚,连忙扭开头,急急地高声道:“凭什么我补偿……放开我,你不就被多看去几眼吗,我也给你看行了吧!”

郎熙一手按着她,一手捏着她的下巴,双眼笑意吟吟,鼻尖对着鼻尖,缓缓地吐出两个字:“不行!”

郎熙低下头,毫不犹豫地堵上她的嘴。

韩左左的拒绝全部变成了含糊不清的“呜呜”声……

不知道是因为郎熙的技术越来越好,还是因为两人做多了越来越契合,韩左左很快被撩拨得全身发热,迅速沉沦在郎熙强势霸道的唇舌纠缠中。

等到韩左左蓦地感到身上一凉,接着再一热,才发现两人已经坦诚相见了。赤.裸的肌肤紧紧相帖,便如离了水的鱼重新游入熟悉的河流,连呼吸都带着久违的欢喜。

可明明,距离上一次这般亲密的纠缠,也不过才仅仅十几个小时而已。

果然是……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!

郎熙发现她的走神,重重咬了一口以示警告,含着咬伤的唇瓣细细舔.舐,然后微微不满地说:“不专心!”

韩左左被疼痛拉回心神,愤恨地反咬回去,低声怒道:“回房间!”

郎熙的双眼深幽,流转着让左左心惊的熟悉光芒,意味深长地缓缓道:“你确定……要回房间?”

韩左左直觉回房间不会有什么好事,却不甘愿就这么被他压在沙发上,客厅这么正经严肃的地方,灯火通明,即便巨大的落地窗从外面根本看不到屋里的情况,还是让她多了种大庭广众之下行不雅之事的羞耻……而且关键是沙发真心不够宽敞啊,腿都要折了!再说她昨晚刚被反反复复地折腾过,这会儿腰还酸着呢!

韩左左踟蹰着问:“回房间会怎么样?”

郎熙淡淡地说:“不怎么样,不过我忍不住了……”

说着,腰部一挺,韩左左猝不及防的被攻陷,情不自禁地张开口,短促地惊叫了一声。

郎熙依然面色淡淡,除了呼吸有些急促,全身肌肉紧绷,倒真瞧不出来他已经忍到了极点,那悠然自得的淡定从容,看在韩左左眼里,分明是不怀好意的逗弄。

韩左左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……嗯,就不能,回到房间再……啊――”

郎熙的额头早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,掐着她的腿狠狠弯折,别有深意地继续道:“回房间也可以,能放开手脚折腾我自然乐意!不过……我就这么抱着你进屋,怕你受不住!”

韩左左完全溃不成军,努力听着耳边低沉的絮语,费了好长时间才勉强明白郎熙的深意!

韩左左不由想起昨晚,被郎熙就那么抱在怀里,边走边折腾她……从卧室到餐桌,短短一段路就让她生不如死!

韩左左暗骂郎熙的禽兽,呜呜咽咽地小声说着好话讨饶。

郎熙性情冷漠,小时候被束缚太多,压抑过头,解脱后便一直随性而为,向来不在意他人的感受,做事全凭自己的本心。

他努力变得强大,也不过是为了立于一个足够他为所欲为的高度。

然后,慢慢习惯了一切皆在掌控的感觉,那种“谈笑间、樯橹灰飞烟灭”的从容,让他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置世俗于不顾。

可是遇到韩左左之后,他发现,原来有些东西,有些人,是他无法轻易掌握的。

这种不受控制的冲动让他感到新奇,一步步接近,像个充满了冒险精神的好奇少年,探究着自己从未了解过的领域。

郎熙顺从自己的心,允许自己为了这个意外脱离既定的轨道,放任自己逐渐沉沦。

却不想……这一时的放纵,成为了**永久的枷锁,让他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地潇洒生活。

然后,越是深陷,越是无法抽身而出,继而就越是惶恐于这份无法掌控的意外。

直到如今,郎熙即便想回到以往的游刃有余,也做不到如初淡漠。

韩左左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不可控制。

郎熙的动作倏忽变得凶狠起来,将她的身子折成不可思议的弧度,一手摩挲着细白脖子上的项链,造型独特的皮革制品,一圈圈绕在颈上,透着牢牢禁锢的感觉。

郎熙眼神沉沉,重重压下,狠狠啃.噬着红.肿娇嫩的唇。

黏腻的汗水遍布全身,韩左左心魂俱散的那一刻,陡然想起了之前的猜测……

擦!这么急不可耐、凶残狠戾……晚餐上的蜡烛,果然被搀了料吧!

韩左左被重重压在身下,半天才缓过神来,有气无力地哼哼着:“起来……”

郎熙不理会,搂着她一点点亲吻。

韩左左倏忽炸毛,一爪子狠狠挠向他,不由悲从中来,拖长了哭音说:“起来了……混蛋!腿抽筋疼死了嗷嗷嗷――”

沙发那么窄,郎熙发起情来一向不管不顾,这么肆无忌惮地短兵相接,刺激归刺激,可饶是强悍如韩左左,也有些扛不住了。

郎熙没心情理会脖子上火辣辣的抓痕,连忙抽身离开,握着她的脚腕小心掳直了,在一阵“嘶嘶”的抽气中,心疼地轻柔按摩着。

疼痛缓解了一些,韩左左就琢磨出不对劲了。

最新小说: 劫数【古言nph 】 住在我楼上的那位活爹 逃离异世界(无限流) 雾隐晨曦(H) 浪柳鸣蝉(重生 1V1 ) 完美答卷NPH 颅内春日(1v1) 不挨操就会死(高h) 养育之情 她是我所有余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