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章(1 / 2)

韩左左痛得眼角滑出了泪,那种疼实在难以言喻,加上从未有过的被进犯的恐惧,让她全身肌肉绷紧,僵硬的动也不敢动。www.6zzw.com

郎熙喘着气,深深埋入其中,紧.致温热的地方逼得他额头布满了汗水。

韩左左细细啜泣,断断续续地说:“疼,不要了……四叔,疼……”

郎熙不敢动,心疼地俯□吮去她的眼泪,轻声哄道:“乖,忍一忍……”

韩左左委屈得要命,下.身胀得厉害,埋入其中的坚硬霸道无比,牢牢占据着自己,即便如此还是完全被人掌控其中,半点退路都不给她留。

韩左左开始小幅度的挣扎,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拉扯着下.身的疼痛,呻.吟中依然带了丝破碎的泣音:“疼,出去……”

郎熙忍了许久不动,掐着她的腰蛮横地压着她,不让她挣扎,额角青筋直跳,显然也是忍到了极点。

郎熙咬了咬牙,艰难地开口:“别动,我也疼……”

那销.魂.蚀.骨的紧.致,层层叠叠包裹着最敏感的地方,不受控制地收缩蠕.动,如同无数张小嘴狠狠吮.吸,将郎熙全部的自制都吸得一干二净。

郎熙再也控制不住,用力握着她的腰,遵循身体最原始的本能动作起来。

灼热狠狠擦过娇.嫩,最柔软的地方被残忍地反复拉扯,韩左左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,双手胡乱地挣扎,像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浮木,偏偏触手全是一片光滑,因沾了汗水,更加无处攀附。

韩左左闭着眼,双手用力搂着郎熙的脖子,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肩上,报复般地用了狠力,口中立马弥漫开浓浓的血腥味。

郎熙眼神陡然一沉,仿佛被肩上的疼痛刺激,脑海中最后一丝理智倏忽崩断,不管不顾地掐着她的腰,将她的腿狠狠压在她的胸前,飞快地挺动起来。

粗重的喘息,暧昧的皮肤相撞声,和着旧床不堪重负的吱呀,更添了无尽的淫.靡。

韩左左只觉得胀痛难耐,刻骨铭心的疼丝丝缕缕传到心里,身体仿佛被反反复复劈开,身上压着的男人以绝对不容拒绝的强势,深深顶入,直达内心。

疼到麻木,渐渐的适应了他给的疼,韩左左松开牙关,被郎熙一把钳住下巴,扭过来与他唇舌纠缠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韩左左紧绷的身体缓缓舒展,依然胀痛,却多了分被填满的充实感,让她渐渐升起了一股羞耻的幸福……

郎熙自然感受到了她的变化,愈发控制不住力道,一下下狠狠捣入,恨不能直直捣入她的心底,从此身心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。

韩左左被撞击得断断续续呻.吟,意识沉沦,感官却愈发清晰,甚至能感受到那根折磨得自己生不如死的坚.硬,如何蛮横得顶开,青筋遍布的灼热,脉动和着心跳一起紊乱。

韩左左感觉到身体里面的硬.挺骤然胀大,撑得下面又是一阵疼痛,然后重重地抵在最深处,跳动着宣泄而出。www.kmwx.net

灼热有力的喷发让韩左左叫出声来,全身虚脱的被郎熙压在身下,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席卷着全部身心。

痛快、痛快,既然痛,为何会有快.感?

韩左左迷迷糊糊地想,也许因为这痛是喜欢的人给予的,所以即便痛得流泪,心里也是满足欢喜的。

正如疼爱一词,既有爱,那点疼又算的了什么!

郎熙急促的喘息渐渐缓和下来,撑起上身看着韩左左,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,粘着凌乱的发丝,显得可怜凄惨。

郎熙满眼愧疚,轻柔地吻着她紧蹙的眉心,叹息一样说:“你是我的……”

韩左左恢复了神智,只觉得身体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满是黏腻的汗水,而下面……仍然一跳一跳的胀痛。

韩左左对上他的眼,脸色一红,因为原本略显苍白,这一抹红便显得格外明晰,也格外动人。

韩左左推了推他,小声求:“难受,先出去……”

郎熙吻了吻她,心里怜惜,便顺着她,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。

再次的摩擦带来火辣辣的疼,让韩左左细细痛吟出声,刚刚染了点红的脸又苍白起来。

紧接着,小腹中像是有什么温热不可控制,缓缓往下流去。

韩左左咬了咬唇,伸出手指轻声说:“那边有纸……”

郎熙眼神一沉,呼吸陡然一重,却仍艰难地别过脸去,深深呼吸了两下,才伸长了手臂,抽了几张纸,给两人擦了擦。

郎熙将她抱在怀里,强悍有力的手臂霸道地禁锢着她的腰,语气却难得的轻柔起来。

“还疼吗?”

韩左左点了点,又摇了摇头,伸手摸了摸他肩上的咬痕,血已经止住了,干涸的血液黏在伤口上,深深的两排印记显得尤为触目惊心。

韩左左心虚地说:“太疼了,所以没忍住……”

郎熙满不在乎地摸了摸,一脸理解地说:“这都是爱,我明白的,你想给我戳个印……没事,不怕疼!”

韩左左一窒,盯着那两排牙印,突然觉得咬得还是不够深。

郎熙抚着她的后背,许久轻声问:“舒服吗?”

韩左左羞于探讨这种话题,便闭了眼假装睡着,根本不理他。

郎熙淡淡地继续道:“有点急了,没准备好,让你受罪了……放心,下次不会疼了!”

韩左左气绝,恶狠狠地磨牙,下次!下次?哼!

做这种事,确实很需要体力。

韩左左搬家本就累了一天,晚饭都还没吃就被人压着折腾,本来只是装睡,没想到闭了眼,居然很快就真的睡着了。

窄小的破旧单人床,两人紧紧挨在一起,韩左左蜷缩在他的胸前,完全一副依赖的姿态。

天光大亮,春天明媚的阳光洒了进来,相拥而眠的两人是如此安宁和谐。

然后,急促的敲门声很快打破了满室的宁静。

韩左左悚然一惊,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结果腰一酸,“哎哟”一声又倒在郎熙怀里。

郎熙显然也被吵醒了,睁开眼茫然了片刻,迅速恢复一派清明。

最新小说: 在女尊世界老实打工的我是否搞错了什么(nph) 人妻的伪术(GL纯百) 有歌之年 [综] 巫师 从兽世到星际,兽人后宫活儿好 (蓝锁乙女)智江小姐是理疗师 招惹龙傲天后揣崽了 江家共妻(NPH 黑暗 强制) 白月光之所以是白月光(快穿) 晨昏不寐(古言骨科1v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