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小说网 > 游戏动漫 > 声色流转 > 好大一只秘辛

好大一只秘辛(2 / 2)

韩左左在屋里觉得沉闷,听到楼下没人了,便轻手轻脚地下楼,一个人到外面花园透透气。

周家大宅周围很静,夜晚寒冷的风吹过来,让韩左左舒爽地叹了口气。

韩左左伸了个懒腰,余光一扫看到一点火光,被吓得朝后退了两步。

“是谁?”

角落里“啪”一声亮起一簇小火苗,韩左左借着打火机的光看清楚人,不由松了口气。

“四叔,这么晚了还没休息?”

郎熙灭了打火机,晃了晃手中的烟,示意自己下来抽烟的。

韩左左本来想和他客气两句,可是看到郎熙面无表情的脸,连火光都暖不了分毫,不由将到嘴的客套又咽了回去。

郎熙安安静静地站在角落里,黑暗中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,烟头一闪一闪,轻微的烟味飘了过来。

韩左左倚着树下的小桌,和郎熙各占一隅,互不相扰。

今晚的天空好像格外明晰,甚至能看到几颗星星在闪烁,T市向来是灰蒙蒙的,加上夜晚灯光璀璨,是极少能看到星星的。

韩左左回想刚刚的晚饭,不由想起以往过节的时候,都是自己和妈妈守着一张小桌子,虽然清冷,却别有一番安宁温馨。

周家虽然人多热闹,韩左左却总感觉自己是外人,那些合家团圆的气氛只会让她越发孤独。

韩左左叹了口气,她宁愿自己在外面租间小屋一个人过,也不想寄人篱下,每天和这些不相熟的人假装亲昵。

可是搬出去,妈妈估计会担心吧。

韩左左惆怅地望了望天,突然想到郎熙,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。

韩左左侧过头看向他,发现不知何时,那一点烟火也灭了。

郎熙从黑暗的角落走出来,眉眼之间仿佛被冬夜染了一层冰霜,漠然地看了韩左左一眼。

那一眼平平不带丝毫感情,韩左左却觉得自己的心思被他看得一清二楚,不由有些讪讪地垂下眼。

郎熙脚步不停地往屋内走去,擦肩而过时淡漠地说:“你妈还在。”

这么一句不明不白的话,配合着冰冷的语调,乍一听好像在骂人。

韩左左愣了愣,第一个反应是,原来四叔会说话,虽然声音太过冷冽,却意外的好听。

韩左左仔细回味这句话,突然明白过来。

是啊,不管怎么说,她还有妈妈在这里,关心的人在哪里,哪里就是家。

而郎熙,除了周家这些名义上的亲人,他的母亲却已经不在了。

韩左左没想到四叔竟然会安慰她,心里一暖,刚刚的郁闷一扫而空,心情愉悦地勾起嘴角。

外面越来越冷,韩左左拢了拢衣服,转身回了房间。

元旦三天假转眼即过。

学校距离周家不远,韩左左就没急着回去,反正上午没课,开学那一天才慢悠悠地回了学校。

下午上课,几百人的公选课上,韩左左听得昏昏欲睡。

中间休息的时候,教室里的广播突然嗞啦嗞啦地响了起来。

韩左左无聊地打了个哈欠,不知道学校里又有什么通知。

“韩左左同学!”

教室里一下子静了下来,有认识韩左左的人齐齐盯着她。

韩左左莫名其妙地瞪着讲台上方的广播,一脸纳闷,难不成自己无意中违反了校规要被通告批评?

“韩左左同学,在我人生二十年中,从来没遇见过像你这样的女孩……”

韩左左脸色一沉,险些吐血。

广播里的男声带着年轻人特意的蓬勃朝气,滔滔不绝声情并茂地表白:“从你念出艾略特的那首诗开始,我就知道,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!我遇见那么多女孩,只有你能配得上我!只有你不流世俗!我觉得天下没有比我们两人更加相配的了!”

韩左左恨不能从广播里穿过去一脚将苏晋踹死!

几百双眼睛诡异地盯着自己,韩左左脸色越来越黑。

“……我特意去观看你的表演,那一场惊魂舞让我更加坚信,你足以站在我身边!”

惊魂舞……去他奶奶的惊魂舞!

一舞惊鸿好吧!

她跳的是肚皮舞,又不是跳大神,要不要那么惊魂动魄!

韩左左从未如此懊恼过,她当时为什么要嘴贱去跟一个神经病搭讪!

最新小说: 在女尊世界老实打工的我是否搞错了什么(nph) 人妻的伪术(GL纯百) 有歌之年 [综] 巫师 从兽世到星际,兽人后宫活儿好 (蓝锁乙女)智江小姐是理疗师 招惹龙傲天后揣崽了 江家共妻(NPH 黑暗 强制) 白月光之所以是白月光(快穿) 晨昏不寐(古言骨科1v2)